本文摘要:作者:王星来硅谷四个月,我看见了许多新奇的智能硬件产品;不过,在时下最火热的可穿着设备领域,却很少有产品能让我十分激动。

manbext手机版下载

作者:王星来硅谷四个月,我看见了许多新奇的智能硬件产品;不过,在时下最火热的可穿着设备领域,却很少有产品能让我十分激动。  上周,我在旧金山参与了2014可穿着技术大会。GoogleGlass之父BabakParviz是会上唯一的明星人物,而他就GoogleGlass的起源与未来所做到的演说也的确有一点一听得就在几天之后,他忽然宣告跳槽至亚马逊,于是这场演说也沦为了他在GoogleX总监任上的最后一次公开发表露面。

  与大多数行业会议一样,主会场之外的展区有许多创业公司前来布展。我花上了将近两小时,一一网页了现场二十余个展台上的产品,并和一些创业者交流。  在这里可以看见可供自行车运动员测量心律的运动裤、可供跑步者测量运动状态的运动T恤、测量心律用的智能手表、能掌控四轴飞行器的手势遥控戒指、为FitbitOne设计的专用项链,以及与可穿着涉及的软、硬件平台等。

每个产品都有各自的特点,创业者们也不会大大向前来告知的参观者描写这些产品的应用于场景;如果是第一次看这样的展出,也许不少产品都会将你感动。  但对于我来说,现场没任何让我深感兴奋的产品;洗展台、和创业聊天,更好是出于工作必须,而非被好奇心抗拒了;甚至,我都记得了在展台照片,因为觉得没哪件展品让我想分开拿出来讲解。

在看完过于多可穿着设备之后,我知道审美疲劳了。  不只是我,很多参与这个会议的人也有某种程度的感觉。我在现场遇上了一些新老朋友,有来自芯片公司的,有某种程度研发可穿着设备的,也有媒体人和分析师;我告知他们在现场看见的印象深达的展品是什么,所有人的问都是没。

这些已在硅谷生活了多年的业界人士看完的可穿着产品更加多,大约比我早转入审美疲劳的阶段。  事实上,这已是我一个月内参与的第二场以可穿着为主题的大会;就在6月初,某种程度探讨可穿着的会议GlazonCon也在旧金山举办;在接下来的10天之内,还将有两场以可穿着技术为主题的大会先后在洛杉矶和纽约举办。此外,在旧金山和硅谷,每周还不会有好比一场可穿着主题的小型沙龙,也不会有许多开发者上台做到Demo或参予辩论;而在以创客、物联网、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为主题的会议上,也都涌进了大量可穿着设备的开发者,更加不用说是CES这样大型硬件展览。  在不风行仿效的美国,这些活动上的可穿着设备的确各不相同,不堪称没创意。

但由于涌进市场的创业者过多,这些产品无论是形态还是功能都无法跑出早已被我们熟知的范畴,甚至可以说道只是有所不同外观与功能之间的排列组合,很难给见多识广的参观者们带给新鲜感。  更加差劲的是,这些出自于创业公司的硬件大多在设计上过于酷,也很难获取让普通人迫切需要的功能,在那些明星产品的衬托下,它们中的大多数难道也无法在大众市场上取得较好的展现出。  回想起来,上一个在线下活动的展台上让我深感激动的可穿着设备还是两个月前在硅谷虚拟现实大会上看见的DurovisDive,它是一个售价70美元头戴式手机支架,将手机放到其中后就可变成类似于OculusRift的头戴式虚拟现实显示器一个月之后,Google在GoogleI/O大会上发售了Cardboard,尽管材料、售价有所不同,但其外观与功能却与这家德国创业公司的产品如出一辙。惜,在众多的活动上,像DurovisDive这样让我眼前一亮的产品实在太较少。

  不仅是线下活动,由于同类产品过多,众筹平台上充足精彩的可穿着设备也越来越少。曾几何时,Pebble和OculusRift两个可穿着产品曾是Kickstarter上仅次于的明星,而MisiftShine则是Indiegogo硬件产品的代表;而到了今年,已很少有可穿着设备能取得十分好的成绩:在旧金山和硅谷,今年几款筹资多达100万的产品,如PonoMusic、AnovaPrecisionCook、HEXO+、iStick等,没一款是可穿着设备。  回忆起Babak在问我的发问时称智能眼镜的普及有可能必须15年,而且未来的产品形态不会有相当大的转变,不难猜测,如今市面上的可穿着设备距离他理想中的水平还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也许,可穿着将不会是个相当大的产业,但最少现在还不是;过多的注目和抹黑、过多的创业者和资金的涌进并不一定会建构更大的市场,反而有可能让人们更加慢丧失新鲜感、更加慢审美疲劳。

本文关键词:manbext客户端app下载,manbext手机版下载

本文来源:manbext客户端app下载-www.msnfrases.com

相关文章